logo
  • 悦刻官方网站
    admin的头像
    admin
    4周前 (04-19)
    # relx官网 # @ 悦刻烟弹通用吗

      前两天,我们刚刚写完《颠覆中国烟草?造富潮背后,电子烟的结局早已命中注定》,没想到这道雷来得如此迅疾。

      3月22日下午,工信部表示要加强对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的监管。为此,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国家烟草专卖局研究起草了《关于修改〈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〉的决定(征求意见稿)》,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。

      但实际上,看似前卫拥有科技感的电子烟,原理很简单:就是通过电池发电,由雾化器把烟弹里的液态尼古丁转化为雾气,然后就可以像抽烟一般吞云吐雾了。

      2019年,美国一个18岁少年把电子烟厂商告上了法庭,因为吸用电子烟,他不到20岁的年纪已经拥有了70岁的肺,让他的肺遭受了极其严重且不可逆的损伤,就此患上了肺部重病。

      这不是孤例。仅仅两个月之内,美国疾控中心发现的193位由电子烟引起的肺部病变患者中,已经有7位患者因肺病去世了,他们都还不到25岁。

      全美甚至全世界,意识到电子烟的“杀伤力”后,已有至少42个国家或地区出台各种禁令严打电子烟,限制其销售或使用。

      在中国,2019年315晚会上也曝光了电子烟的危害。其释放出的气体含有甲醛、丙二醇和甘油等有害物质。许多电子烟烟油的尼古丁含量标识不规范,尼古丁含量严重超标。电子烟释放物中所含的镍、铬等金属,甚至高于二手烟,成为新的空气污染源。

      更重要的是,你以为电子烟的受众是那些想戒烟的大龄烟民?大错特错!他们瞄准的是追时髦、爱新鲜、求刺激的青少年。

      哪怕是国家监管部门明令“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”,但我们在学校旁的文具店依然可以看到花花绿绿的身影。

      但实际上,这些“三无产品”不仅有严重的健康隐患,更把年轻一代引向吸烟的深渊。数据显示,很多吸过电子烟的孩子,都会转而吸食传统香烟,最终沦为老烟民,越吸烟瘾越大。

      今年1月22日晚,电子烟公司悦刻RELX登陆纽交所,开盘股价暴涨104%,直接触发熔断停牌,最终收盘涨了145.9%,市值达到458亿美元。

      在此之前,电子烟制造商思摩尔已经敲钟港交所,它是全球最大的电子雾化设备制造商,拥有全行业16.5%的市场份额,超过后四名的总和,悦刻的电子烟产品也是它代工生产。

      电子烟的造富效应,全世界人民都感受到了。大家都知道烟草公司赚钱,但谁都没有想到,电子烟会成为当下最靓的仔。

      2018年底,烟草巨头Altria Group收购电子烟Juul 35%的股份,使得Juul的估值一度高达380亿美元。一夜暴富后的Juul管理层作出了一个疯狂的行动:

      一时之间,数千个品牌涌入电子烟赛道,就连在手机战场连连失意的罗永浩都来凑热闹。那时候门槛也低,去深圳沙井联系一个代工厂,用10万块钱进第一批货,再花2000块设计logo,就可以做一个电子烟品牌。

      IDG、源码资本、红杉资本中国、真格基金、山行资本......从2018年6月到2019年3月,电子烟行业累计获得了超过10亿融资,大多数创企在首轮融资时就能拿到千万级别。

      时至今日,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烟生产和出口国家,供应全球90%~95%的电子烟产品与配件。

      在产品设计上,电子烟主打潮流时尚。依旧宣称可帮人戒烟、零焦油、无二手烟、不上瘾,走的是电子产品的路线。

      在销售渠道上,相比于传统的烟草,电子烟更加注重线上渠道的开发和运营。前两年电子烟重燃热火的时候,淘宝等电商平台随处可见五颜六色电子烟的身影。

      使用电子烟的人群主要以年轻人为主,15岁-24岁年龄组的使用率最高,获得电子烟的途径现在主要是通过互联网,比例占到了45.4%。

      的确,悦刻官方网站标榜时尚、自称健康、易于购买,甚至能通过网络下单送到家门口,电子烟成了诸多青少年的“第一口烟”。

      2019年11月1日,国家烟草专卖局、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《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》,明确写着:

      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;敦促电子烟生产、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;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,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。

      以明星企业悦刻为例,2019年9月底的时候,悦刻授权经销商的数量是41家,2020年9月底增加到110家,到2020年7月的时候已经超过了4000家。

      为了抢占线下渠道,有的品牌甚至把电子烟摆在了酒吧、棋牌室、KTV等场所,构建起了一个“新的非烟体系销售网点”。

      在中国,烟草实行严格的国家专卖制度,并通过《烟草专卖法》和《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》,在法律层面对这一制度进行了确立。

      建国初期,曾向食品工业部部长杨三立抱怨中国香烟质量不够好,一个颇具时代特色的口号诞生了:

      一场对外资、私营卷烟厂的改造由此拉开大幕。从此之后,国营烟草成为主流趋势。在绝对的垄断地位下,中国烟草也获得了巨大的收益。今年1月,财政部网站披露的信息显示,中国烟草总公司2019年度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:

      实际上,从吸烟的目的来说,今天的人类和7000多年前南美洲的印第安人没有任何区别。都是通过燃烧烟草,吸食尼古丁,获得快感。

      首先是技术上的颠覆。电子烟采用电子雾化技术,将烟油中的尼古丁变成蒸汽,让用户吸食,是技术层面的一次重大革新。从此以后,人们获取尼古丁,有了一种全新的便捷方式。

      其次是宣传上的颠覆。一直以来,吸烟有害健康的观念深入人心,不吸烟者对此深恶痛绝,吸烟者更是苦恼不堪。而电子烟,打着“清肺”和“戒烟”的噱头,宣传“一边吸烟,一边戒烟”,极具迷惑性。

      最后是受众群体的颠覆。少咳,少痰,没有异味,甚至飘着沁人心脾的奶香、果香、薄荷香……电子烟带着“过瘾不伤身”的精致面具,为人们摄入尼古丁的过程加了层美妙滤镜。

      电子烟借鉴电子产品的营销思路,通过丰富的色彩、多样的口味和时尚的外观,向年轻人灌输一种现代的生活方式。

      如此一来,尝过电子烟的年轻人恐怕不会再接触传统单一的烟草,传统烟草的后备军被电子烟抄了底,未来的优势局面将不复存在。

      更关键的是,现行的《烟草专卖法》实际上就是一部卷烟专卖法,对电子烟这种新生事物并不能有效约束,甚至可以说无计可施。

      很多人不知道,“世界上最赚钱的公司”不是石油公司而是烟草公司。在中国烟草眼里,沙特阿美也不过是个“小弟弟”。

      3.9个宇宙行,或者11.1个中国平安,或者15.9个中国石化,或者30个万科A,或者38.4个贵州茅台。

      从2015年开始,我国烟草行业上缴国家财政总额均在1万亿元左右,2019年更是创下新高,达到11770亿元,占全国财政收入比重超过6%。

      哪怕是“两桶油”、“四大行”、“BAT”2017年的利润相加,即中石油+中石化+百度+阿里巴巴+腾讯+工行+中行+农行+建行=1.14万亿,也才勉强超过中国烟草总公司的工商利税总额。

      在云南,烟草税利一度占据了地方财政总收入(全口径)的半壁江山。哪怕是在上海,上烟集团上缴税收也曾超过该市纳税排名第2至第20位企业工业税收的总和(736.09亿元)。

    7 阅读 0 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