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  • 悦刻1代价格_悦刻电子烟的危害
    admin的头像
    admin
    4周前 (04-19)
    # 悦刻官网 # @ 小悦刻

      近日,电子烟行业继线上销售渠道被“斩杀”后,波澜又起。工信部发布的《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修改征求意见稿》中,一则关于“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”的建议条款,让该领域的投资者信心受挫,也让还行业的创业者坐立不安。

      不过,对于电子烟头部企业可能并非如此。例如,两年前一则关于电子烟线上销售渠道的禁令,被很多电子烟企业视为灭顶之灾,但是头部部企业雾芯科技旗下的悦刻电子烟,却毫发无损。

      同样,这次的政策动向,也并没有像一些投资者那样悲观。据「于见专栏」观察,以悦刻为代表的电子烟企业的发展根基,更不会因此动摇。

      古人云,福祸相依。对于很多试图借助时代红利,在电子烟行业捞金,甚至捞一把就走的企业来说,可能国家的相关政策与禁令,有如釜底抽薪,直接断送了它们的“前程”。

      众所周知,悦刻从创业之初就高举高打,并在背后资本的强势驱动下,进行了多渠道全线布局,显然属于后者。

      据了解,依托极具竞争力的开店政策支持,悦刻在全国有5000多家专卖店,超10万多家零售店,耗时3年时间花重金建起了基于渠道的行业壁垒。

      如此庞大的销售网络,也让其在上一轮的线上渠道电子烟被责令下架的政策洗牌过程中,依然坚挺。因此,即使监管政策加严只是风吹草动,悦刻依然有“进可攻、退可守”的底气,更自始至终有这样的经营理念,将合规经营进行到底。

      多年来,电子烟一直被拿来与传统的卷烟作对比。但是与卷烟所不同的是,电子烟不仅是电子硬件产品,更是是快消品,拥有白酒、零食一样超强的现金流。

      所以,在悦刻的强势进攻下,悦刻电子烟也快速拥有了其他品类的快消品一样的加盟专卖店渠道,可以在超市、便利店、酒吧、网吧、KTV、美容店、电竞酒店、悦刻1代价格中小学、大学等年轻人经常聚集的地方密集开店,于是,RLEX的小店便遍布了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。

      从悦刻的战略布局也足以看出,其在电子烟领域,坚守的是长期主义策略。相比之下,过去一些单纯通过互联网线上渠道营销、走轻资产路线的电子烟企业,自然也无法与悦刻同日而语。

      面对行业监管已成必然趋势的大环境,悦刻似乎并不惊慌。因为一旦新版政策出台,也就意味着,所有的企业都将处于平等的、规范的运营环境之下。

      这个变革的过程,也势必会淘汰一些不合规的企业,进而间接壮大其实力。毫无疑问,电子烟行业的规范化,不仅是整个行业的利好,更是对于悦刻这类头部企业的利好。

      一方面,悦刻自创立那天起,就开始将合规运营视为企业的基本点。另一方面,其强大的线下渠道资源,也符合电子烟行业的未来趋势,甚至与国家的政策动向有着不谋而合之处。

      也就是说,短期来看,这次政策虽然相当于是给整个行业泼了一瓢冷水。但是长期来看,对于悦刻这种头部企业,却是一种经营环境向好,行业走向规范化的信号,也相当是为悦刻进一步扩张,颁发了通行证。

      同一个政策,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解读。在资本市场投资者信心短期受挫的同时,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监管出手,市场上三无产品消失,正规军更好地成长。而且,尽管电子烟行业要受到监管,但是并不一定会完全按照卷烟的有关规定。

      不过,有知情人士透露,如果按照烟草征税,税率至少上升到36%。只是,这对于有着刚性需求的电子烟市场来说,并非致命伤。

      众所周知,在营销界有一个定律:羊毛出在羊身上。只要电子烟还有需求,就一定还有市场。这从电子烟创业者的趋同观点,就可以窥见一斑。

      “我觉得对品牌来说是一个好事,(《意见稿》)说的是监管,没有说禁止电子烟。”电子烟品牌亿雾EVOVE的投资人兼联合创始人李欧成说。从短期看,对于要进入还未进入的人来说是利空消息,但对于已有品牌是利好消息。悦刻电子烟的危害

      同样,尽管新政策还未颁布,就已经被一些媒体捕风捉影。但是对于电子烟行业首屈一指的品牌悦刻来说,并不足为惧。

      原因有三。首先,前文所述的渠道优势,是悦刻的核心壁垒,也让其它竞争对手短期内望其项背。因此,即使政策监管趋严,悦刻的部分渠道受损,,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悦刻依然可以吃尽渠道占位的红利。

      其次,悦刻一直强调用科技的力量推进电子烟产业化,也与面向成人的成瘾型类烟草企业有着本质的区别。

      据了解,悦刻电子烟为雾芯科技的拳头产品。自2018年创办以来,悦刻迅速成为国内电子烟市场的头号玩家,市场占有率在上市前达到62.6%。值得一提的是,悦刻电子烟的业绩也增长迅猛:2018年到2020年前三季度,雾芯科技实现营收分别为1.33亿元、15.49亿元和22.01亿元。

      公开数据显示,2020年第三季度,悦刻电子烟烟杆和烟弹的销售量分别达到300万套和6190万颗。这也相当于,悦刻每天能卖出3万多套烟杆和67万颗烟弹。据蓝洞新消费公布的数据,悦刻第四季度市场占有率依然蝉联榜首。

      再次,悦刻的背后,是强大的资本支持。早在2018年1月,杜冰创立悦刻,并在汪莹加入后快速崛起,当年6月就获得了来自源码资本、IDG和红杉的首轮3800万美元融资,从此在行业中持续领先。

      而随着其在2个月前登陆美股资本市场,也迎来了其作为电子烟头部企业的高光时刻。众所周知,有了资本助推的企业,总能在危机之下突破重围,转危为机,悦刻显然就是这样的幸运儿。

      由此可见,行业监管是一把双刃剑。一方面让三无企业无处遁形,另一方面,也让行业加速呈现出马太效应。悦刻之类独角兽的出现,也印证了一个真理:只有坚守长期主义的企业,才能在政策监管的行业态势下,保持旺盛的生命力。

      早年,悦刻之所以受到资本热捧,是因为彼时资本市场对悦刻有着乐观预期:随着我国电子烟渗透率提高,并逐渐达到欧美国家水平,悦刻作为行业寡头,将随着市场扩大,不断享受行业发展红利。

      如今,悦刻也借助资本的力量,让其销售网络遍布全国各地。因此,其实际上已经达到甚至远超资本的预期。

      而随着行业走向规范化、法治化,悦刻之类的头部企业,也将更加名正言顺的,在电子烟行业纵横驰骋。

      可以预见,有科技赋能、资本助力的悦刻科技,早已有了应对政策东风的准备。而其未来,也将在行业合规化、产品科技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     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,与封面号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如因文章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封面新闻。

    5 阅读 0 评